最新消息:fjggw.com.cn无广告小说网,天天推荐免费精彩好看的完整版小说全文,给广大小说爱好者!

富起深山(主角叶秋水雨燕)全文完整版

免费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小说书名:富起深山 小说主角: 6浏览
小说内容简介【无弹窗/无广告】:

小说主角是叶秋水雨燕的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叫《富起深山》,这本小说内容讲述的是:出生农村的我没文化、没背景、没资金…三无产品的我,为了活下去,走出大山,通过邻居姐姐的介绍进入工厂。我一步一个脚印踩在通往成功的这条坎坷崎岖道路上,咬牙承受各种白眼与嘲讽,埋头奋斗的同时不断自我学习,充实自己的知识与眼界。半年后我开办了自己的工厂,娶到了雨燕。

富起深山(主角叶秋水雨燕)全文完整版

富起深山

主角: 叶秋水, 雨燕
字数: 596,144

第1章 秋水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村,93年父母离异,父亲再娶,后妈待我如条狗,不是打就是骂。如果不是爷爷护着我,早在九岁的时候,后妈已经把我卖了!但比我小两岁的妹妹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在这重男轻女的年代,她被卖到广省那边。

“小崽子,赶紧起床到地里锄草去,三分菜地也是今天不弄完,你就给老娘在山里呆着,敢回来,就打断你双腿。”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睡梦中的我一个激灵,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耳朵一阵剧痛。

就这样我被拧着起床,在后妈冷眼中,只有十二岁的我揉着红彤彤的耳朵,咬牙忍痛,到破落的院子里扛起一把比我身体还要高的锄头向山里走去。

天还没亮,可阳光已经很热了,当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睡懒觉,而我已经在田地里挥动着锄头。

有时候我就想,老天爷真有眼?要不然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

有爹疼,有妈爱的同龄人背着书包上学,却天天逃学。我想要读书,却在烈日炎炎下挥汗如雨。这公平吗?

三分地还没锄完,我已经饿到发慌,腿在打颤,手也发软。累,好累…

汗水从毛孔透出,我体内的力量也一点一点被抽空,早上没吃饭,半天体力活下来,我已经精疲力尽。

“好想休息…”可在想到后妈的话之后,我立马打消这个念头。放下手中的锄头,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菜地右边那条小沟,拨开水面漂浮的杂草屑,用沾满泥土的双手捧起浑浊的水猛喝几口,被阳光照得温热的水一进肚子里,缓解了脱水情况。饥饿的肚子也多了一丝温饱。

“什么时候才是头?”我抬头望天,心里悲愤却又不甘。凭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那么幸福,而我却像条野狗一样爹不疼,妈不爱?这时候的我才十三岁!

“算了,天生贱命一条,死哪也没人在意!”我叹了叹,撑着双手从田坎上站起,踩着泥土回到菜地继续锄草。饥饿感来了,就弄几片青菜叶吃,要不就喝几口水,就这样撑着把三分地都锄完。

傍晚回到家,刚走进院子,后妈的声音就传来:“小崽子,三分地弄了一天,要是我明天到地里看到草没锄完,老娘非打断你两条腿。还有,快点去做饭,你弟弟已经饿了。”

他饿,我也饿!

可这话我不敢说,要不然又得换来一顿毒打。

咬牙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到院子右侧灶台开始做饭,看着灶台上那块白瘦分明的猪肉,我忍不住吞动几下口水,真想就这样咬上一口,尝尝这猪肉到底是什么味道。

“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是不是想饿死老娘和你弟弟啊?”

梦魇般的声音传来,打消了我对这块猪肉的幻想,连忙烧火做饭炒菜。

半个小时后,饭菜做好了,一锅白米饭,瘦肉汤,白肉炒青草摆到桌上,可我却不敢上桌。打完一碗米饭,偷瞄了几眼那盘白肉炒青菜,然后端着手里白米饭走到门槛边蹲下,开始往嘴里扒拉。虽然只是一碗白米饭,但对于饿了一天的我来说,再加上几粒粗盐就是绝顶美味。

一碗下腹,起身走到桌前刚想打第二碗,结果后妈一巴掌就甩了过来打在我手上:“成天不干活,还敢吃两碗饭?滚去把院里的菜圃干收进罐子里。”

手背很疼,可我却进抓着饭碗不敢松开,因为这个碗要是摔碎了,以后我就没饭吃了!

面对后妈那冷漠的眼神,我不敢还嘴,怀着满肚子的委屈和饥饿,放下碗筷到院里收菜圃干。等后妈吃完饭给两岁的弟弟洗澡,我连忙跑进屋里,看着空空如也的饭锅和菜盘,失落从心头升起。不过看到盘子里还有点飘着油渍的菜汤水后,我端起来一口喝掉,汤水中的肉香味,是久违的美味。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眨眼又是过了四年。对于我来说,生活就是苦中作乐,闲时跑去隔壁村的学校,躲在窗外听老师讲课,然后羡慕的看着里面那些朗诵的同龄人。

忙时在地里挥汗如雨,不然就是在家里洗衣做饭,照顾已经六岁的弟弟,看着他身上的新衣服,在看看自己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强烈的反差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找爷爷诉苦,老人听完后,叹道:“阿秋,眼前的苦难不是苦,是你未来的基础。爷爷知道你心里有恨,这正常,可就算这样你也不能有怨念。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再苦也得咬牙挺着,光明正大的活着,知道吗?”

我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老爷子有文化,曾经是村里的教书先生,隔三差五的喊我来他这,然后给我上一课。

那时候我不懂什么是人生,也不明白男子汉这三个字需要承担的责任。但我知道,爷爷不会害我,因为如果不是他拼死保护,恐怕我早已被卖到更远的地方了。

从老爷子家里出来后,走在漆黑的村道上,我一直再想爷爷刚才的那些人生大道理,被爷爷洗脑后,我对于后妈的恨,多少减少了一些。

回到家里,弟弟的哭声传来,我想要避开,可听到开门声的后妈却出来了,一看到是我,当即骂道:“你说你,成天就知道到处玩,一点忙帮不上不说,连跟你弟弟玩也不会,老娘养着你有什么用?”

见我不吭声,后妈越骂越恼火,伸手抓起门边的扁担就向我冲来。见到这画面,我连忙转身就跑,后妈手中的扁担挥过来,直直打在我小腿上。

“啊…”摔倒在地上的我抱着右腿,撕心裂肺的嚎叫一声,却把房里的弟弟吓得哭的更大声了。

后妈一听,怒容满面,二话不说抡起扁担就往我身上打。

我不敢反抗,只能抱着脑袋惨叫,实木的扁担打在身上嘭嘭作响,产生的疼痛根本不是人能够承受。但我却早已经麻木了,因为过去的十七年里这种毒打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你干什么?”就在我被打的满头鲜血快要昏过去的时候,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听到这声音的我咧嘴一笑,再也忍不住脑袋的眩晕,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疼痛欲裂的脑袋让我直吸凉气。守在边上的爷爷,一看我醒来,轻叹一声:“醒了就起来吃饭,然后收拾一下离开这里吧!”

听到这话,顾不得身上的酸痛,我立马坐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老爷子:“离开?去哪?”

“你想死在外面,还是死在那根扁担下?”说完老爷子又叹道:“十七岁了,也该走出这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就算饿死在外头,也比你被活生生打死强。”

我有些茫然无措:“爷,大山外面是什么?”我从没走出村里,去最远的地方也就是距离村子三百米以外的石马山,大山外对于我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地方,曾经想过,但却不敢行动。

“是一个更大的地狱,有本事的人才能在那里活得呼风唤雨,没本事的人只能当狗被奴役着。你怕吗?”

我低头沉默了,半响抬头看向老爷子:“爷,虽然我不知道大山外的地狱有多可怕,但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我就是活在地狱里的贱鬼。既然左右都是死,那么我选择死在更大的地狱里。”

“好…”老爷子笑了,这是我懂事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笑:“十几天前香港回归,广东的经济将会迎来一个喷发式暴涨。或许那边有属于你的际遇,也有可能成为你的墓地。两天前,我已经给你联系好在澄海的雨燕,过些天就去吧。”

“嗯…”

三天后,等脑袋上的伤口好了差不多,我离开了村子,手里攥着爷爷省吃俭用攒下给的十块钱和一张写着买妹妹那户人家地址的纸,带着老人这些年的教诲,我站在山顶看向下面的小山村,然后猛地转身离开。阿妹,等着我,等哥哥赚到钱就去接你回家…

第2章 雨燕

走出大山的那一刻,我心生一种犹如囚鸟离笼的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让我情不自禁升起想要对着这茫茫群山咆哮的冲动。

十七年来,关于这里的记忆有美好有痛苦,八岁后的记忆更如同梦魇般缠绕在心里头挥之不去。如果不是爷爷一直在背后的教导和支持,或许我会痛恨、会厌恶这个世界,记恨那对生我却没尽到养育责任的亲生父母。

但是我没有,因为爷爷说过,现在我经历的苦难,都将成为我以后辉煌的基石。

我没读过书,也没有多大的理想,我就想挣钱,然后找到妹妹,再把爷爷接出大山一起生活,这就是我最大的目标。

这一次我要去澄海投靠雨燕姐,她是我爷爷最为得意的门生,同时也是除爷爷以外对我最好的人,我跟她有五六年没见了…

站在酷热的马路上等待半天,才等来一辆通往澄海的客车。花两块钱买了张车票,怀着忐忑紧张的心情坐在闷热的车厢后面,听着边上同县却不同村的人们讨论着广东,我的心也随着他们的交流飞到那边去。

福建跟广东交界,我们县呢又跟饶平只有一步之遥,处于两省的交界处,尤其是我们村,站在村头一步跨过去就是广东了。

很近,但就算再近,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背井离乡。原本我还有些不安,不过听完这些老广客的交谈后,心里面的紧张少了三分。

我很想问他们,广东真的有那么好吗?真的遍地是黄金吗?但又因为不熟悉,所以不敢开口。这时坐在旁边一个黝黑中年大叔看向我:“小猴,你这是第一次出门吧?要去广东哪里?”

我没想到他会找我说话,一时间有些紧张:“叔…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出门?”

“眼睛看的…哈哈,不逗你。话说回来,你这才多大?还没成年吧?像你这个年纪,应该在读书才对,怎会选择出来做工?”

读书?

我心里一阵苦涩:“叔,那是有钱人家孩子才能享受的待遇,你看我…”

我指了指身上的衣服,黝黑大叔目光一怔,看向我的眼神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唉,倒是苦了你这小猴了。不过老话说的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有志气。你也别埋怨,有些时候的苦,是幸福的基础。像我,教过几年书,到最后还不是得出来给人蹬三轮车拉货?所以既然选择不了出生,我们就该凭自己双手去创造后半生,就算失败,至少我们努力过,问心无愧就好。”

他说的好有道理,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埋怨呢?况且我也从来没有怨过谁。

“叔也是在澄海做工?”

“对,我在莲下一间布娃娃厂给老板拉货。你要去澄海哪里?”

“莲下…”他的平易近人我没那么紧张了,第一次跟一个陌生人聊了起来。

他告诉我许多事情,这些话我都牢记在心里,也知道了他的名字,不过我称呼他为大忠叔。

车子慢吞吞的开进广东,来到澄海,在莲下下车后,大忠叔把我送到地方,叮嘱我说他就在隔壁村的布娃娃厂,有事情可以去找他。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暖意,出门之前爷爷还叮嘱我到了外面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可我出门碰到的第一个就是好心人,这让我心中的警惕少了些许。同时打心里的感激这位大忠叔教我这些为人处世的方式,和在厂房生存需要注意的事项。

本来孤身一人踏上这片陌生地方带来的忐忑,也因为大忠叔的热情减少许多。至少不像出门那会儿一样紧张不安了。

送走大忠叔后,我走到厂房门口,看着打开的大铁门,一时间有些踌躇。这时一个大叔从里面走出来:“后生仔,猴猴扭扭的想偷东西呢?”

猴猴扭扭是鬼头鬼脑的意思,我虽然没来过广东,但这句话跟我们闽南话有些相似,所以再听到这话后,我涨红着脸说道:“叔,我是来找人的,不是偷东西。”

我是穷,也从来没有吃饱过,但我从不偷人东西,就算是下地里干活,肚子饿得再发慌,我也没去挖别人家一个地瓜。

不是我不敢,这是做人得一个基本原则,就像爷爷说的,男子汉大丈夫,就算再苦再穷,也不能做丧良心的事情。

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从不敢忘。

“找人?”大叔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带着一种令人不舒服的审视:“你有亲戚在厂里做工?”

“嗯,是我雨燕姐。”我唯唯诺诺的点点头,不敢跟他那双犀利的眼睛对视。这是我第一次见一个人的眼神这么可怕,跟后妈比起来,他就是一头老虎,后妈顶多算是一只狼狗。只敢咬自家人,从不敢对别人吠。

“是那丫头啊…”大叔看我的眼神本来充满戒备,不过再我提起雨燕姐后,他目光变得柔和不少:“阿燕的弟弟?进来这里等吧,我去帮你喊她。”

“谢谢叔…”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客气了,但我明白这应该跟雨燕姐有关系。能让他变化这么大,难道雨燕姐在这间厂里很有身份?可她一个女孩子能做什么?

话说回来,我已经有好多年没见过雨燕姐了,小时候她在村里可是大美人呢,不仅脾气好,还是个高中生,在村里是除我爷爷以外最有学问的人。

那时候村里的人提起她,都是一顿夸。人美有孝心,关键还是个知识份子。当时我还记得爷爷说,她是最有希望考上大学的人,也是他最得意的学生。

只可惜,雨燕姐高中还没上完,家里就出事了。没钱交学费,雨燕姐不得不辍学,独自一人下广东,挣钱扛起家庭的担子…

五六年过去了,不知道雨燕姐有没有变化?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右边传来,我扭头看去,一时间楞在原地,傻傻的看着那个美若天仙一样的女孩向自己走来。她就是雨燕姐吗?

富起深山(主角叶秋水雨燕)全文完整版

链接导航:小说TXT免费阅读无弹窗无广告 » 富起深山(主角叶秋水雨燕)全文完整版

小说书名:富起深山 】👇👇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