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fjggw.com.cn无广告小说网,天天推荐免费精彩好看的完整版小说全文,给广大小说爱好者!

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乔诗暮傅知珩全文已完结

免费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小说书名: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 小说主角: 6浏览
小说内容简介【无弹窗/无广告】:

《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这本免费阅读全文小说的主角是乔诗暮傅知珩,小说内容讲述的是:作为十八线小明星,平安跑过龙套,演过宫女,当过死尸,也参加过练习生,演过女一号,可惜的是,直到被人害死,她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二三线明星。一朝重生,平安只想只想左手抱系统,右手抱奖杯,可是……看着眼前笑的温柔宠溺的男人,平安迷惑了,这是谁啊?

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乔诗暮傅知珩全文已完结

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

主角: 乔诗暮, 傅知珩
字数: 868,924
001.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来来来,赌大赌小,赌输了罚酒一杯,慎重下注。”

春末的天气渐渐变得燥热了起来,晚上的京商市江城区比白天还要喧嚣。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有着它独特又奢靡的消遣方式。

大学毕业后,首次迎来第一场同学聚会。

纵使很多年不见,大家也都能在短暂的一秒钟内热络的寒暄起来。吃饭的时候乔诗暮一坐下,旁边两个女人立刻熟稔的凑过来跟她说话。

那么多同学中不乏富二代和千金大小姐,吃过晚饭后,一个富二代同学大手挥挥,说请大家去江城最大的夜总会玩。

赌大小这种游戏,玩得就是运气,但很显然乔诗暮的运气并不好。

夜总会的酒水度数都不会太低,对于她这种不太能喝酒的人来说几杯下来就能放到一片。所以喝没几杯,她就已经感觉到微醺。

她预料到再喝下去自己真要醉了,借故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清醒,然后通知好姐妹自己喝酒了,让她下了班火速赶过来。

再回到卡座时,大家玩得更嗨,她没有注意到游戏规则已经变了,直到惩罚出来时,她差点没傻眼。

惩罚一,任意找一位陌生男士跳一支贴身热舞。

惩罚二,任意跟一位陌生男士索要一件他的贴身物,指定皮带、领带,或者更私密的物件。

两则择其一。

一个游戏而已,要玩这么大吗?乔诗暮端起桌上的罚酒,对众人说:“我自罚三杯。”

“这么玩不起啊?喝罚酒多没劲,大家说对吧。”

嗯?玩不起?

乔诗暮眉头一挑,虽说刚刚说她玩不起的老同学是用开玩笑的口吻,但还是觉得挺刺耳。

她看着像是玩不起的人?

行!

她非但喝了手中酒杯的酒,杯子重重搁在桌上后,更是放下豪言壮志:“不就是一条领带吗,等着,这就给你们要来!”

微醉,乔诗暮可以确定自己的头脑此刻非常清醒,但她的脚步还是有些不稳,踉踉跄跄朝人群中走去。

走了几步有点晕,她扶着旁边的桌子停了下来。

抬头时,恰好看见正前方有几个男人朝这边走来。

虽然都穿着黑色西装,但气质上都不一样,乔诗暮眯着眼睛望着中间最有气场的男人,隐隐觉得有些眼熟。

眼睛有些花,看不太清他们的长相,她抬手拍了拍脑袋,眼前忽的一亮。

啊,对了,国民女神的绯闻对象,盛天假日酒店总裁!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许是酒喝得有点多了,脑子有点混沌,乔诗暮一时间记不起来他叫什么。

不过无伤大雅,她还是决定将目标锁定在他身上,她觉得像他这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应该不屑一条领带。

“嗨!”脚步打着飘上前拦住那三人的去路。

乔诗暮原本是想先打个招呼,然后再跟男人说明自身情况索要领带,可她根本就控制不了喝醉后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开口,整个人就软若无骨般一头栽在了眼前的男人怀里。

男人伸手扶住倒在怀里的人,眉头也同时皱了起来,低头看着她,幽深的眸底晦暗不明。

“傅总……”同行的男人见状,忙上前一步。

旁边的特助立即上前来,欲要把乔诗暮拉开:“总裁你没事吧?”

男人伸出只手示意他别动,口吻平静的说:“先带裴总上楼,我随后就到。”

特助不疑有他,立刻对旁边的男人做出一个“请”的动作:“裴总我们先上去吧。”

俩人走后,男人身体微往后倾,垂着眸,一只手抬起在乔诗暮脸上轻轻拍了下:“醒醒。”

头突然好晕,而且这个怀抱好舒服啊,不行了,她站不起来,好想一直赖着。

让她赖会儿吧,乔诗暮闭着眼睛想。

男人见她没反应,另一只手掌托起她往自己胸口上蹭的脸,眉头拧得更紧:“喝醉了?”

“我没醉。”乔诗暮忽然想起了自己是有任务在身,她手抵着他胸膛站起来,身子微微晃了两下才堪堪站稳。眯着眼睛盯着他身上的领带,她带着醉意指了指他胸口:“你能把领带送我吗?或者我用钱跟你买。”

男人深邃的眼里掠过一抹光,转瞬即逝,后又恢复往常的沉着冷静。他伸手捏着领带松了松,五官轮廓分明,眼眸里带着几分似笑非笑:“我看起来像是缺钱的人?”

乔诗暮脚步不稳,晃了两下差点跌倒,她扶着旁边的桌子,抬手戳了戳开始发胀的太阳穴,问他:“那你要怎么样才能把领带给我?”

男人挑着唇,眼眸沉沉:“商人讲究的是等价交换,你可以拿一样东西跟我交换,但前提它得和我的领带等价,领带五位数。”

“……”什么领带这么贵,镀金的吗。

乔诗暮低头看了看,别说五位数了,她身上从头到脚的服饰加起来连四位数都不到。

脑子胀的厉害,乔诗暮有点烦躁,要放弃吗?

不行,大家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不争馒头争口气,这条领带她是要定了!

她上前一步,神使鬼差的手拽着那条被她看中的领带往下拉,朦胧中带着醉意的杏眸直勾勾的看着男人:“可我身上没那么多值钱的东西,不如你就做个顺水人情送我了?你也不差钱不是。”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顺着她的动作微弯着腰,漫不经心的问:“人情卖给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俩人靠的近,乔诗暮仿佛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打在自己脸上,让她觉得自己的脸越发的烫起来。

酒精急速发酵,脑子已经有些不清不楚,握着他领带的手又往下拽了拽,她都没来得及思考,人就已经迎头对准眼前那张唇吻了上去。

浅浅的一下,她后退开,笑着人畜无害:“初吻送你。”

男人眼眸深沉,看不出喜怒,视线落在她醉意十足的脸上,唇角紧抿着。

乔诗暮自顾自的把领带从他身上解下来,往自己脖子上一绕,搬弄了片刻发现自己不会打领带,她抬起求助的目光看向他:“你帮我。”

透着朦胧醉意的双眼,就像是清晨雾气未散尽的山涧小溪,让人想要探究到底。

男人眸色渐深,手臂环住她的腰,将人揽到身前来。

002.你是不是有艳遇了?

姜丝丝忙完手头的事,便马不停蹄到夜总会找乔诗暮,等找着人时她已经喝高了,躺在沙发上嚎着嗓子唱歌。

“乔乔,你没事吧,不是让你别多喝吗。”

姜丝丝把包丢在一旁,伸手把乔诗暮从沙发上拉起来。

乔诗暮背靠在她身上,嘴上没停过,一只手还拽着戴在脖子上的男人领带,放飞自我的太彻底。

每次喝醉后她都是不要形象的放飞自我,姜丝丝捂住她的嘴:“姑奶奶你可别唱了,走了,我们回去。”

乔诗暮唔唔叫了几声,把她的手扒拉开,喝得脸颊两侧浮着两团红晕:“丝丝你来啦?你怎么来啦,我没醉,真的,一点也没醉。”

姜丝丝扶额,你看起来哪里像没醉了?

姜丝丝把她胳膊搁在自己肩上,欲要把人扶起来时,瞥见她脖上的的东西,顿时吃了一惊:“男人的领带?哪来的?”

乔诗暮以为姜丝丝是要跟自己抢,不高兴的用手拍开,牢牢地攥在手里:“这是我的。”

坐在旁边的一个女人走过来,看了眼已经醉得不像样的乔诗暮,对姜丝丝说:“她刚跟我们玩游戏输了,这领带是她是跟一个男人要来的。”

“男人?什么男人?”

女人摇摇头:“不知道,她醉醺醺拿着条领带就回来了。”

“都不知道你跟谁要来的领带,摘了!”姜丝丝觉得这领带不干不净的,想给乔诗暮摘了。

乔诗暮死命护着领带不肯松开:“你干嘛,这是我的。”

眼神凶狠的跟护雏的老母鸡,姜丝丝忙松手:“好好好,我不跟你抢。”

以至于乔诗暮第二天酒醒的时候,领带还挂在她脖子上。

头痛欲裂的坐在床上,她差点以为自己刚在鬼门关走过一回。

抱头坐了大半天才感觉好受一些,她扶着脑门去了卫生间洗漱。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乔诗暮撩起眼皮朝镜子看了一眼,当她瞥见身上的领带时,整个人猛地一愣。

哪来的?

手捏着领带翻看了几遍,宿醉后生疼的脑袋让她一点也想不起来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丝丝……丝丝你在不在家?”

她急促的喊声从里头传来。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姜丝丝望向她,放下手里的坚果,拍了拍手:“你醒了?”

乔诗暮握着条领带一股风似的奔到姜丝丝面前:“这是什么?”

“领带啊。”她又不瞎。

乔诗暮语气急:“不是,我是问你哪来的?我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它就系在我身上。”

姜丝丝耸耸肩,一脸“我啥也不知道”的表情:“昨晚我去夜总会接你回来的时候你就戴着它了,死活不肯拿下来。见你那么宝贝它,我就查了一下,结果怎么着,这款桑蚕丝领带市场价五位数。”

“……”乔诗暮要疯了,她昨晚喝醉后干了什么,怎么把男人的领带都带回来了。

姜丝丝八卦的朝她凑了凑:“昨晚同学会你是不是有艳遇了?”

乔诗暮脑仁痉挛了几下,她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试图回忆喝醉后自己干过什么。

但是……搜索未果。

她现在的大脑,就像是死机后重启不了遭强行重装系统后的电脑,原本储存的东西一点不剩都被删除干净了。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算了,除了宿醉后的头疼以外她身体没有别的异样,就算发生过什么自己应该也没吃亏。

“我去洗漱。”

乔诗暮拿着领带,回了房间,她下午还得去一趟金光寺,替病重的小姨烧香还愿。

下午,云层遮盖住猛烈的阳光,带着香烛气息的风卷着丝丝凉爽袭来。

大香炉傲然矗立在殿外,烟雾缭绕,寺庙里香客如织,乔诗暮将两炷香插在香炉里,又虔诚的鞠了两躬。

烧完香出来,便去祈愿殿与姜丝丝汇合。

沿着青石铺着小路走远,香客少了,周边种着许多苍松翠柏。继续朝前走,她看到一个小男孩蹲在路边,似在自言自语。

等走近了些,发现他原来是在跟树下搬运食物的蚂蚁们说话。稚嫩的声音,话语间天真烂漫,乔诗暮站在不远处看着,最后被姜丝丝的一通电话拉回了神思。

她刚走,后脚就有一个的男人走过来。

男人个子很高,身材颀长,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被西裤包裹着的腿修长结实。

阳光从头顶落下,罩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他站在不远处,站姿挺拔,朝蹲在树下的小孩喊道:“睡包,要走了!”

在殿内祈愿的青年男女络绎不绝,乔诗暮在里边找了找也没看见姜丝丝。

听说这里的姻缘符很灵验,她虽然不信这个,不过想到小姨三天两头的操心表哥的婚姻大事,她决定给表哥求一个“姻缘符”保佑他赶紧给她带着表嫂回家。

外边来来往往的香客很多,她将姻缘符收好后顺便把手机从包里掏出来。

刚想给姜丝丝打电话,恰好看见一个小孩从花坛上摔下来。她顺手往手机揣回包里,继而迈腿快步朝他走过去。

“小朋友你没事吧,摔疼了没有?”她把人扶起来,蹲下身,给他拍了拍沾在身上的灰尘。

抬头定睛一看,诶,是之前那个小孩!

“姐姐我没事。”小萌宝仰了仰头,朝花坛绿花灌木的顶端瞅了瞅,他声音甜糯的朝乔诗暮问:“姐姐,你可以帮我把风筝拿下来吗?太高了我够不着。”

乔诗暮站起来,从半人高的花坛里从上边拿出一只燕子形状的风筝,不过可惜的是上面有一处被灌木的树枝给扎破了。

“啊,爹地给我做的风筝破掉了。”小萌宝看见自己的风筝被扎破了,满脸伤心。

乔诗暮突然灵机一动,从包里拿出一张贴纸,恰好能把扎破的地方贴住。虽然质感不一样,但也不会显得很违和,她把风筝递给小萌宝,笑着说:“看看,这样可以吗?”

“谢谢姐姐。”小萌宝见风筝修好了,顿时眉开眼笑。恰好这时看见爹地从寺庙里出来了,他朝乔诗暮挥挥手:“姐姐,我去找我爹地了,谢谢你帮我修好风筝。”

说完,小家伙便蹬蹬蹬跑开了,牵着爹地的手一道离开。

男人的背影挺拔如松,乔诗暮站在原处,看着父子俩的背影陷入沉思。

那个男人……似乎有点眼熟?

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乔诗暮傅知珩全文已完结

链接导航:小说TXT免费阅读无弹窗无广告 » 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乔诗暮傅知珩全文已完结

小说书名:萌宝快递妈咪快开门 】👇👇

站点地图